必发365电子游戏网站 > 必发365娱乐官网 >

而徐庶为了家庭可以抛弃刘备集团

身在曹营心在汉之关羽 公元200年,曹操征刘备,刘备战败。关羽与刘备失散后,不得已降了曹操。曹操对关羽优礼有加,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封侯赐爵。但关羽不为所动,最后挂印封金,不辞而别,过五关斩六将,与刘备、张飞相聚。因而后人称关羽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是民间流传的俗语,在戏剧曲艺中能听到。后来这句话常用来比喻人在某地心却怀念异地的亲人,也常用来比喻人在敌对双方的某一方挂职,心却向往另一方。 《三国演义》中说,曹操把关羽围困在屯土山上,在张辽极力劝说下,关羽和曹操订立了着名的土山三约:一、降汉不降曹;二、赡养刘备两个夫人;三、一旦知道刘备消息,无论千里万里赴汤蹈火也要投奔兄长。曹操最后答应了苛刻的条件。身在曹营的关羽还几次提醒曹操,自己时刻没有忘记故主刘备。后来又斩颜良、诛文丑,解白马之围报答曹操不杀之恩。关羽忠于刘备,忠于桃园结义的拳拳之心,在小说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三国志》里关羽投降变节之说也就被巧妙地化解,反而留下一个着名典故,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将关羽讲义气的形象推向极致的是《三国演义》中关羽在华容道义释曹操的一幕,更令无数人荡气回肠。 身在曹营心在汉之徐庶 徐庶足智多谋,曾做过刘备的军师。后因曹操假冒徐母笔迹致书徐庶,徐庶不得已离开刘备而回家与母亲相聚。临行前,徐庶曾向刘备表示:纵使曹操相逼,庶亦终身不设一谋。后来便有了一句歇后语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表示始终保持沉默之意。 但徐庶却是比关羽更合成语意义的人物,他在被迫弃刘归曹后,为了报答刘备的知遇之恩,虽在曹营却终身不设一谋,因此,徐庶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光辉典范。 通读本《三国演义》上说,徐庶化名单福,闻玄德是仁德之主前去投靠,拜为军师,接连打了两次漂亮的胜仗,还袭取了樊城,使刘备声名鹊起,也让刘备集团在逆境中看到了希望。可是好景不长,其身份被程昱识破,并设计将徐庶老母赚至许昌,又假借徐母家书逼徐庶就范,这就是俗语典故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的由来。 徐母被捉,史籍与演义皆同,所不同的是细节,《三国志诸葛亮传》曰:俄而表卒,琮闻曹公来征,遣使请降。先主在樊闻之,率其众南行,亮与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追破,获庶母。 这段记载与演义有两点不同。第一点,这时的诸葛亮已经在刘备阵营,说明三顾茅庐在徐庶辞刘之前。第二点,徐庶的母亲并非曹操用计捉取的,而是在追击刘备时俘获的,说明此时的徐庶已经将老母接至刘备军中或安排在樊城、新野居住,只是当时刘备的力量薄弱,实力不足以保护部下及家小,甚至连自己的家眷都差点被捉。 另外,魏略曰:庶先名福,本单家子。说明单福也不是化名,而是本名。单也不是姓而是出身寒门的意思,《三国演义》正是采用了《魏略》的记载将其化名单福,显然是以讹传讹。徐庶的原名应该叫徐福,因行侠仗义不得已改名,信史中也无曹操伪造徐母家书的记载。 徐母被捉后,徐庶急忙辞别刘备说:本欲与将军共图王霸之业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已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於事,请从此别。看来,徐庶侍母至孝,为了尽孝连王霸之业都可以抛弃,说明徐庶是个视家庭比事业更重要的理智之人,只是可惜了徐庶的满腹经纶。 徐庶是位足智多谋又文武双全的人物,年轻的时候,他只身闯入仇家手刃仇人,武功可谓了得。后弃武从文,虽然出场很少,也是屡有建树,曹操的顶级谋士程昱称,徐庶之才十倍于己,当是肺腑之言。曹操正是看中徐庶的聪明才智可以为己所用,才想方设法将其赚至自己门下,曹操爱才心切,但是却忽略了徐庶是一位真正的忠义之士。 徐庶投奔曹营后确实谨记诺言恪守诚信,即使在曹操将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时候,也不愿透露机密,只是采用了庞统的计谋避之而去。据《三国志》记载,当时与徐庶一起投奔曹操的还有一位石韬,诸葛亮北伐时,韬仕历郡守、典农校尉,福至右中郎将、御史中丞。诸葛亮出陇右,闻元直、广元仕财如此,叹曰:魏殊多士邪!何彼二人不见用乎?徐庶至曹营后的确没有进献任何针对刘备的计谋,诸葛亮之叹恰好为徐庶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作了有力注脚。 另外,刘备是季汉而不是真正的汉。关羽降汉不降曹只是降而不是心在。他心在刘备的汉,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汉。而徐庶为了家庭可以抛弃刘备集团,足见其心在真正的汉而非蜀国,并且他为刘备举荐诸葛亮,也算是仁至义尽。 身在曹营心在汉之荀彧 荀彧身在曹营心在汉与关羽,徐庶不同。荀彧身在曹营心不是在刘备,而是汉王朝。荀彧身在曹营心在汉之故事亦最为凄悲。 荀彧是三国时期卓越政治家、战略家,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和功臣,被称为王佐之才。 荀彧在战略方面为曹操规划制定了统一北方的蓝图和军事路线,曾多次修正曹操的战略方针而得到曹操的赞赏,包括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迎奉天子;战术方面曾面对吕布叛乱而保全兖州三城,奇谋扼袁绍于官渡,险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奇袭荆州等诸多建树;政治方面为曹操举荐了钟繇、荀攸、陈群、杜袭、戏志才、郭嘉等大量人才。荀彧在建计、密谋、匡弼、举人多有建树,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 官至侍中,守尚书令,封万岁亭侯。因其任尚书令,居中持重达十数年,处理军国事务,被人敬称为荀令君。 荀彧为曹氏集团所做一切贡献皆是因为他认为曹操是兴复汉室的忠臣子弟,但是曹操发展逐步壮大,个人野心亦逐步膨胀表露。公元212年,曹操欲进封魏公,询问与荀彧,荀彧已看出曹操个人野心,坚决反对。曹操极为失落,而荀彧亦以知晓曹操不可能是兴复汉室之臣,自己一生心力奋斗与自己的志向竟然是大相径庭。二人关系随即疏远。同年,荀彧在寿春辞世,亦有曹操赐死之说。 关于曹操赐死之说,有人认为不可信,曹操性格复杂,既残忍亦有温情一面。曹操与荀彧相交二十余载,荀彧为曹操出谋划策诸多,两人相互极其信任,感情亦应很深。曹操世之奸雄,胸怀广大,杀他嫡长子的张绣他都可以接纳,怎会为一件事情而赐死感情如此深厚的荀彧。 但是荀彧情况亦有不同,他官居高位,有诸多军功,在曹氏集团中威望极高,非常有影响力。最可怕的是他忠汉,而不是忠曹。这对曹操而言,就太怕了,亦不能忍了。因为荀彧身在曹营心在汉对曹操形成了显着的威胁,所以曹操就很有可能为了维护其政权,摒弃多年情感,赐死荀彧。 而如今看来,无论荀彧是忧郁而死还是被赐死,其人生最后,多年志向破灭,悲凉之感早已超过身死。荀彧忠汉之心,身在曹营心在汉之故事可谓最为凄美悲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